Violet_DEA

深陷TF大坑,这里是屯文点。

Awaken

“我们先来说说问题吧-因为我知道每个人都有疑问。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霸王是怎么逃出火种匣并登上飞船的?他如何闯进我们的家?最重要的是—谁该当此责任?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因此我要追查事件的缘由,我要查个水落石出。我向你们发誓。补天士完毕。”

随着补天士的语音在广播中结束,漂移发现自己越发的无法自在的躺在病房中。他快速地坐起,刚被修复不久的腹部盔甲咯咯作响,他觉得自己的机体就快散架了。强忍着忽视掉处理器中的痛觉信号,从病床上下地,漂移将床边桌上的大剑迅速别在背后。“你这副架势是想干嘛?”救护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医官刚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就看到伤病员拿剑要走的背影,“以你现在这种走路都能听到内部零件摩擦声音的状况,最好乖乖地躺着。”即使救护车的口气中带着不愉快,转过身的漂移仍从他的光学镜中捕获到一丝关心。“那间房里的TF现在可比我更加需要你的关注。”漂移的嘴角扬起,指着手术室,带着笑意向救护车说到。随后他没再理会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救护车,转身走向船长室,脸上的笑意慢慢地消失。


补天士颓坐在地板上,背靠着被自己砸出数个洞的墙上,手握着满屏都是通天晓曾发短信标题的数据板,无力地叹气。荣格在一旁擅自揣测他内芯想法的言论,他根本不打算认真听。霸王出现后,船上的局面就乱成了一锅粥,但最糟糕的是:通天晓不在了。补天士放下手中的数据板,向身边的荣格以一种十分不愉快的口气下了逐客令后他用双手抱腿将机体蜷成一团,将头埋在手中。随着荣格的脚步声越来越轻,补天士才再次抬起头,环视着没有灯光的黑暗房间,手足无措的感觉绕上他的芯头,他开始为自己最初的决定感到懊悔。就在
他沉迷于黑暗中时,船长室门口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烦躁的他甚至不愿意发声驱赶。

“补天士,我们需要谈谈。”漂移推开房门,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一对幽蓝的光学镜,橙色的涂装使得补天士的身形即使在黑暗中也能够辨认。漂移手锁上房门,顺手打开船长室的灯光,走向正颓坐在墙边的补天士。“幸好我在你头脑发热跑去公布真相之前来了,你是不是该夸一下我行动迅速?”

突如其来的光让补天士得光学镜一时适应不过来,他用手捂住脸对着漂移所在的方向默不作声,只是听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直到感受到对方的机体已经在自己身边。

“我还没想好怎样和船员开口,但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负责到底的。”

“这回我为你想好了:说是我干的,由我承担一切责任。补天士,你的责任是带领大家找到骑士团!”

坐在补天士的机体旁边,漂移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边TF正在微微颤抖,众TF眼中无所畏惧的补天士,现在也是一副无依无靠的样子,本已下定决芯的漂移却开始迟疑。原本在警车办公室的时候他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但是他没能劝住补天士。现在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作为失落之光的第三负责人,于公他有义务去考虑怎样把损失减到最小;于私,他不愿意让最好的朋友被驱逐舰,更甚的是他相信补天士比自己更重要。

“不,我不能。你好不容易才获得了大家的认可。不能因为我让你失去一切,这是我的失职,应该由我付出代价。”补天士放下手,身体仍保持着本来的动作,他感觉到漂移的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盔上。“漂移,我发过誓我不会让你孤单,你和老通都是我不可失去的人。现在老通不在了,我不能再失去你。”

漂移知道要说服已有主意的补天士并不容易,但这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要和补天士背道而驰。一番舌战之后,漂移终于头一次让补天士无话可说。补天士语塞后,继续把头埋在双臂中。

“这么颓废可不象我认识的补天士。”漂移站起身,并向地板上的橙色机体伸出手,“你要在这墙角坐多久?”补天士握住漂移伸出的手,借力站起。他将头盔靠在漂移的肩上,轻声在接收器旁喃喃道:“对不起……”

漂移的芯情十分复杂,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回复补天士只能双手轻轻扶住补天士的手臂。他记得上一次像这样扶住补天士的时候是在教这位门外汉练习招架术——补天士的三脚猫功夫总是让他觉得着急并忍不住手把手地去教;他还记得在教补天士剑术的时候,后者自信满满地误劈了船长室里的通讯器,导致通天晓把他们叫去谈TF生并开出罚单……

太多令人发笑的回忆涌入CPU中的神经线路,漂移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的双手顺着手臂上移掠过肩颈部位,最终捧着补天士写满阴郁的脸,“不管多么痛苦都要坚持,直到万众一心!”

——————————————————————————————————


和补天士达成一致后,漂移在大部分船员们最后的怒视和诅咒中消失在过渡舱的封闭门后。他按照补天士的命令:在舱内待命好让舱内的物资能够被尽可能的补充。

没有了身后嘈杂的咒骂声,漂移独自站在仁慈的黑暗中,他不愿意去打开更多的光源。凭着自己在黑暗中摸索到充电床边,漂移将背后的大剑拿下,放在充电床上。他躺在床上,右手抚在剑上—— 触摸大剑就好像能够感觉到飞翼的存在,这会让他觉得安心。

飞翼。

漂移几乎不会拒绝补天士的任何要求,但唯一一个无法满足的要求就是让他碰这把剑。自从首次离开水晶城以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的名字,即使补天士问过这把大剑的来历,他也只说过“属于一个很重要的TF”。蓝色的光学镜在黑暗中闪烁着疲惫的神色,漂移觉得自己已经快超负荷了,从霸王那里得来的伤仍在他的腹盔作祟,隐隐作痛,他合上光学镜试图让自己进入充电状态。

“漂移,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传入接收器,甚至不需要经过大脑模块的辨认漂移就能确定声音的主人。“这不可能!”漂移睁开光学镜,猛地一起身牵动着腹盔处的痛觉神经电路,只是他所看到足以让他忽略机体的任何痛觉。

“……”漂移从未想过自己会有现在的表情,嘴部一张一合而声音却被他的震惊吞噬。一只从脸庞拂过的手落在漂移的肩甲上,黄色的光学镜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温暖。“飞翼是你吗?”漂移将手指伸向光源处想要确定是不是身边的TF是否只是幻觉。他的伸出的手被握住,坚实的金属触感向他证明着一切的真实性。“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死了吗?)”漂移说不出最后的疑问,他宁愿自己忘掉曾经发生的事情而坦然地接受现在的“事实”。芯中全是
不安的漂移庆幸黑暗中飞翼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两人之间维持着微妙的距离。

“我一直都在” 黑暗中,金色的光学镜歪了歪,划出一道弧线,照亮了飞翼的脸颊。他开始拉近和漂移的距离,直到对方的脸碰到自己的肩甲,“火种融合之后我就是你的一部分了。”飞翼的声音在一片模糊中让人感到快慰,漂移开始安芯下来。他环抱住飞翼的机体,将头靠

在对方的颈间。

“……”经过了两百万年的日夜思念,漂移竟在重逢的时刻无语凝噎。任何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压抑在芯中的情感,他能做的只有收紧双臂来更深切的感受怀中TF是真实存在的。

“抱歉,我无法一直维持这样的形态……”飞翼轻声地在漂移耳边呢喃着,并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但你不会孤单,我的灵魂会与圣剑同在。”伴随飞翼的话语,漂移的机体渐渐失去力量,他试图再次抱紧飞翼但身体已经不再受他的控制。(不!)他拼命呐喊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黑暗中唯一可见的只有一对正在向舱门方向远去的金黄色的光学镜。

“飞翼!”瘫坐在充电床上的漂移在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飞翼的身影,房间里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投在床边的地板上。他勾起嘴角,顺手拿起躺在身边的圣剑,转过身走到舱门旁透过门上狭窄的玻璃窗看到宇宙中星河闪烁,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想去的地方在哪儿。

评论(2)

热度(12)